chan呢

B站:chan呢
微博:Chan妮

《执拗》小段子2—《更厉害的人》

“郡主娘娘!无谢来了!无谢又来了!”花无谢拖着两个比自己还要长的长枪,迈着小步子就跑进了齐国公府。


“小无谢来了!快!让郡主娘娘抱抱!!”平宁郡主一看到花无谢,就开心的将他抱到怀里,喜欢的亲了两口。


花家一共六个孩子,三男三女,个顶个的可爱漂亮,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疼花无谢疼得紧,恨不得跟花家要了这个孩子,养在自己家。


不过也就是想想,这小无谢讨喜的要命,是整个花家的掌中宝,明明不是最小的,却是被保护的最好最受疼爱的,连弟弟妹妹都宝贝他。


她有时候就想:这小无谢要是个丫头该多好,这样她就能把小无谢定下来给自己当儿媳妇了,哎……


“母亲!你放无谢下来,无谢是来找我玩儿的!”齐衡一听到花无谢来了,放下书就跑了出来,果然又看到母亲抱着无谢亲,急得直拽郡主的裙摆。


“好啦好啦,你们去吧,别伤到就行”平宁郡主看着两个孩子跑远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自从上次齐衡被司马清风欺负之后,花无谢就吵着让齐衡跟他一起练武,强身健体,要是别人敢跟她说这话,她肯定赏他几板子,然后给他丢出去,可是……


这可是小无谢啊!


小无谢说,再好的保护也比不上自己厉害,她们怕衡儿磕了碰了,可是等到别人去磕他碰他的时候就晚了


嗯,小无谢说的对!


从那之后,齐府就多了一个练武场,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兵器,而且小无谢还时不时的搬一些过来,虽然齐衡身上总有一些伤,让她心疼,可是眼看着齐衡自从练武后,变得比以前高壮,她也就觉得值了,而且现在两个人玩儿累了,小无谢也就不走了,直接住下了,这可是她求之不得的,所以,也就放任他们去了。


“元若,我们今天再练习射箭吧!”花无谢说完,摆好姿势,一箭射出,正中靶心!


“哇!!无谢!!你好厉害啊!!”齐衡见无谢正中靶心,比自己射中了还高兴,扔下弓箭就跑了无谢身旁,开心的喊着:“无谢!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了!以后你一定能当大将军!”


听到齐衡这么说,花无谢害羞的挠了挠头,谦虚的说着:“谢谢元若,可我不只最厉害的,以后我一定要和比我厉害的一起当大将军”


说着花无谢又射出一箭,脑海里浮现出他的大哥,花满天的身影,他最佩服的,就是爹和大哥,以后,他一定要和爹爹大哥一起上战场杀敌,为国效力!


听到这里,齐衡也跟着花无谢拿起了弓箭练了起来,心里默默念叨着:原来无谢喜欢比他厉害的……我太弱了……不行我一定要变的更厉害才行!


从那之后,齐衡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练武上,可是他发现,自己的练武天分不高,想比过无谢是断不可能的,那他就换个练,骑马,射箭,打马球。


这些都是需要一些技巧的,只要他勤加练习,超过无谢还是有希望的,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学着学着,无谢就不爱教他了


从一开始,他能射中靶,无谢为他欢呼,后来,他射中靶心,无谢开心的跳起来,到现在,他能够打掉无谢的箭,无谢虽然还在祝贺他,可是表情越来越怪,他说不上来,他只是觉得,无谢,好像不是真的开心了……


再后来,他变得又高又壮,甚至长得比无谢还高,骑马射箭都比无谢厉害,然后有一天,无谢就冷冷的说了句:“你现在不需要我了,我以后不来了,你自己练吧!”


他不知道怎么了,是他还不够优秀,不够厉害?哦!还有打马球!无谢最喜欢打马球了!每年都会参加比赛!


为了学打马球,他软磨硬泡才把顾廷烨顾二叔找来,让他教自己打马球。


他把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以至于他最重视的科考都被他耽误啊,第一次,就落榜了……


但庆幸的是,那一年的马球比赛他赢了!他赢了无谢!这也多亏了无谢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兵法和习武上,才能让他侥幸赢了无谢!


当他一脸开心的跑到无谢面前,想让无谢夸他的时候,他却看到无谢不安的望了望四周,然后眼眶红红的,说了声恭喜就走了。


再之后……无谢就很少找他来玩儿了,有一天他跑去花府,到无谢房间找他,一进门就看到无谢急急忙忙的把一个小包袱收了起来,然后转头的气红了脸,跟他喊了起来:“齐元若!!你干什么啊!!你……谁让你闯进来的!你……你不会敲门啊!”


“无谢……”这是齐衡第一次觉得委屈


无谢从来不会和自己喊的,他总是软软糯糯的喊自己“元若”的,为什么现在无谢越来越不喜欢他,越来越讨厌他……


难道……是因为,他到了婚配的年纪,然后发现……那个总来找他的倾城公主才应该是他要保护的了吗……


“我以前也是这么来找你的啊……”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花无谢将包袱收好,没好气的问了一句:“找我干嘛!”


“啊……那个,过两天有射箭比赛,你……”


“我知道啦!”花无谢突然特别生气的站了起来,一边把他往门外退一边吼着:“我会参加的会参加的!你走吧!!”


从那之后,他就被拒之门外,每次再去花府找无谢都需要花府的下人去通报,而他,从一开始等片刻就好,变成了要等一个时辰……


他知道,他们长大了,很多东西都变了,他们再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在同一张床上睡,再也不能抱着彼此大大方方的说喜欢了……


他们长大了,很多东西明朗了。那就是,他喜欢无谢,不……他爱无谢……


即使……现在的无谢,已经开始讨厌他了……


《执拗》小段子1—《最喜欢你》


看到小伙伴提到古代男子及冠才取字,对不起对不起,这个确实是我没文化不知道,但是我就不改了,因为我真的挺喜欢叫元若,大家就当这是一个架空到没有常理的背景吧T﹏T真的很抱歉出了这种低级错误,抱歉抱歉!

正文

“齐国公家的孩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爹还是丞相呢!我才不怕你!”

庭院里,一个瘦瘦小小但衣着华丽的孩子被一个大孩子狠狠的推倒在地。

齐衡,齐国公和平宁郡主的独子,家世显赫,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可这些在孩子们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你看什么看!我揍死你!”司马清风见齐衡不甘示弱的眼神,心生不爽,举起拳头就向齐衡打去,却被一颗石子正中脑门,疼的坐在地上打滚。

“哪个混蛋暗算小爷!呜呜呜!出来看我不打死你!呜呜呜!”司马清风揉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脑门,一边哭一边向西周望去,只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孩子蹦蹦跳跳的从树丛里跑了出来,得意的说着:“司马清风,我们男孩子是不会哭的,瞅瞅你现在这幅德行!哭的比我妹妹的都惨,丢死人了!”

小男孩扶起了地上的齐衡,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关心的问到:“元若你没事吧?受伤了没有?摔疼了没有?”

“我没事,无谢,谢谢你。”齐衡看着帮自己整理衣服的花无谢,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从他记事的时候起,无谢就一直在他身边保护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虽然明明他自己比无谢还要大上一岁……

“没事就……”正在帮齐衡整理衣服的无谢一低头就看到了齐衡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已经破了皮,渗出了血,花无谢顿时气红了眼。

在他的印象里,齐衡一直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小公子,白白净净的,就像是小娃娃,如今,一身的狼狈,还受了伤,就仿佛是自己最宝贝的一颗白玉珠子被人划出了印子一样,让他心疼的不行!

“花无谢!又是你!哪都有你!”司马清风爬起来,气愤的吼着,还没等说完,刚刚站起的身子就被一记重拳再次打趴下。

“你敢欺负元若!我打死你!”花无谢一下子坐到司马清风的身上,小拳头一下接着一下的打在了司马清风的身上,身后的小元若怎么劝也没用,直到长辈们都来了,司马丞相黑着脸把司马清风抱走,这场小闹剧才算结束。

“郡主,齐兄真的抱歉,本来想让你们来聚聚,没想到让小元若被欺负了,真的太抱歉了!”花正坤附身作揖忙着道歉,齐国公赶紧扶起他,说着:“花兄这是什么话,这小无谢为了帮衡儿,还滚的一身是泥呢!”

一旁的郡主也连忙安慰着:“就是呀!这多亏了小无谢,我们家元若才没受什么伤,但是……却害你们和司马家结下了梁子……”

“郡主不必自责,我们家和司马家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放在心上”花夫人也连忙安抚着,然后低头看着两个一身泥土的泥娃娃,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看你们两个,就像两个泥娃娃一样,无谢,快带元若去你房间换身干净的衣服去。”

“哦!好!你放心吧娘!”

花无谢拽起齐衡的小手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丫鬟们打好热水想帮两个小少爷净身,却被花无谢一把推了出去。

“出去出去!我们男孩子换衣服,不准你们看!”

丫鬟们被关在门外,面面相觑,一脸疑惑:嗯?平时也都是自己帮无谢小少爷净身的,怎么一到小公爷,就不行了?

花无谢二话不说就把齐衡扒了个精光,然后将手帕浸湿了水,小心翼翼的擦着齐衡的身子,看到有红肿的地方,还要轻轻的呼呼两下,心疼的问着:“元若啊,你疼不疼啊?这里都红了!”

其实花无谢年纪太小,手里没轻没重的,水又那么烫,自然是疼的

花无谢打记事起就开始练武,身子早就糙了,所以感觉不到,可是齐衡从小就怕磕怕碰,细皮嫩肉的,所以痛感特别强烈,可是他一声不吭,还笑着回应道:“不疼!无谢,谢谢你!我不疼!一点都不疼!”

齐衡看着花无谢小心翼翼帮他擦身子,帮他呼呼的模样,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甜甜的,直到多年后再想起那个场景,他才明白,原来,他在那么小,就已经认定了这个人了。

擦完了身子,花无谢从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小包袱,献宝似的在齐衡面前打开,开心的说着:“元若你看!好看吗!这是爹娘新给我做的!说等我今年生辰时让我穿的!”

齐衡看着花无谢光着小身子举着衣服的样子,可爱极了,那件衣服,不但手工精致,连料子也是上等的料子,他记得这好像是皇上赏赐的料子,他们家也不多,也就够他们一家三口一人做一身的。

花家人口众多,孩子就有6个,布料定是不够分的,没想到居然给无谢做了一身衣裳,果然,花伯伯花伯母最疼爱的,就是无谢了。

“好看!无谢穿上更好看!”齐衡笑着回应

“嘿嘿!”花无谢二话不说就把衣服给齐衡套上了。

“无谢?!你这是做什么?!”

“给你穿衣服啊!快点,你该着凉了!”花无谢没有迟疑,几下子就给齐衡穿上了,然后跑到远处看了看,甜甜的说着:“元若穿着真好看!”

“无谢……”齐衡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手足无措,说着:“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衣服嘛,为什么给我啊?”

“嗯?是啊!我最喜欢这件衣服了!可我也最喜欢元若啊!所以我就是要给元若穿!”

那一刻,齐衡的心好像被什么揉了一下,他不知道是什么,他只知道,无谢说,最喜欢他,愿意把最喜欢的东西给他,那时的齐衡什么都说不出,只是一下子跑到花无谢面前,紧紧的抱住了花无谢,一遍遍的重复着:“元若……元若也最喜欢无谢了!最喜欢!最喜欢无谢了!”

两个小孩子就站在那里紧紧的抱着彼此,直到花无谢打了个喷嚏,吓到了齐衡,才松开了彼此。

“无谢!你着凉了!快穿衣服!”齐衡看着花无谢的柜子手足无措,着急的干跺脚。

“没事没事,我没事!”花无谢马上跑回去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蓝色的小袍子,一边穿一边问齐衡:“元若,我们穿一个颜色好不好?我这个小袍子好看嘛?”

齐衡走上前帮花无谢系好衣服,笑着说到:“好看!无谢穿什么都好看!”

“二少爷?你们换完了吗?老爷夫人有些担心,让我来问问”门外传来了丫鬟的催促声。

“哦!换完了!”花无谢穿上小鞋子,转头向齐衡甜甜一笑“元若我们走吧!”

“嗯!”齐衡握住了花无谢白白嫩嫩的小手,跟着花无谢离开了寝室。

那时候的齐衡还很小,什么都不懂,他只是知道,这双手,他想握一辈子,而且一辈子,都不会放开……

阿灿卖“瓜”,自卖自夸

这是一则碎碎念的安利

安利一下 @朱一龙的亲家 的《巍巍一笑百媚生》

是哒,我最爱的巍生,也是她最爱的巍生


接下来是“卖惨”环节,但是是真的内心所想


其实这次的巍生,她是顶着很大压力接下来的,她一直自我吐槽“我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我什么都跟她说,所以告诉她有很多人跟我要巍生,其中也有很多厉害的写手,超棒的写手,结果我这些话就给了她很多无形中的压力


《巍巍一笑百媚生》是我与写手交谈最多的一个文,因为我太在乎,因为她太在乎


我们经常一个细节扣好久,甚至要“掰头”很久,有时候她辛辛苦苦写了一天的细节,全都被我删了,她一点怨言都没有,她总是说“你是亲妈,我当然要听你的,你的巍生不能毁我手里”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们不喜欢的地方,怪我,你们喜欢的地方,靠她。


我们可能都算是没天赋的人吧,有时候灵感上来的一定要写,不能停,所以她经常熬夜,我说“你别熬了,身体不要了吧”她说“哎呀!感觉来了,我不能停,我怕明天感觉就不对了”


所以经常我在早上会看到她前一天两三点发给我的消息“我又加了点东西,你看看,我怕你不喜欢,我害怕,好紧张”


她本来自己在剪视频,自己在计划写她第一篇水仙文,但是她现在把时间都给了我的巍生,把“第一次”给了我,她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我不能让你的巍生毁我手里”


结果她发现巍生的热度真的很低,于是她现在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成了“对不起,你的巍生好像毁我手里了”


真的很心疼她,其实我总告诉她,不怨你,是我的原因,我的巍生过去很久了,早就没有热度了,可这傻丫头认死理,就说怨她,是她没写好,她毁了我的巍生。


总之,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就是一个目的,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这个傻丫头 @朱一龙的亲家 ,她真的!真的!真的!付出了所有来写这个文!所以麻烦大家多多给她一些鼓励,多给她一些评论一些反馈,她只是需要一点点动力。


也许我废话这么多,可能没有人愿意看,但是我最后的目的还是要表白 @朱一龙的亲家 傻丫头,你没有毁我的巍生,你写的超棒的你知道吗!!不管最后巍生是不是真的“糊”了,你都是我最棒的傻丫头!爱你哦!


你快点写!! @朱一龙的亲家 急需第十章续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是这个感觉!!我就是要那个感觉!!!!呜呜呜,激动到哭泣!!T﹏T我的巍巍和生生!!

“喂,该上班了”

“不好意思,过了12点,就该是‘你’上班了”

你选天使还是恶魔?
我不选,我都要!

茶话会(巍生系列小段子)

一直都没有讲过浮生慕生和杨杨之间的相处,其实他们也是相见恨晚的~这个小段子介绍一下下~


这一天黑白无常,武判,都奉命回天上开会,三名执事也想跟着去,结果三位大人心疼自家执事,不想让他们折腾,加上本来也没什么大事,索性就让他们留在人间了。


三人本来是打算一起去的,假都请好了,结果现在闲了下来,所以结伴回沈家的休息区小酌几杯,聊聊天。


“嗯……老大不让我喝酒……”胡杨看着自己面前的半杯酒,其实也是嘴馋的不行,可是想起老大的“约法三章”,只能默默的推了回去


“为什么?”罗浮生轻轻抿了一口,不解的问到。他记得虽然小树苗的酒量一般,但是喝个两三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大哥不让他喝呢?


“我……一不小心容易喝醉,然后就会,很失态……”胡杨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哎,毕竟他有前科,三次醉酒,每一次都闹了笑话,第二天还难受的不行,所以他家老大已经不让他喝了。


“没关系的小树苗,我们只是小酌几杯,不告诉大哥。”程慕生看得出来,小树苗也是嘴馋了,眼睛直盯着酒杯不放。


“嘿嘿~”胡杨禁不住诱惑拿起酒杯喝了起来。


可惜他们不小心拿错了酒,这酒后劲很大,慢慢的三个人都开始醉意上头,罗浮生的酒量最好,但脸颊已经泛红,眼神也开始游离起来。程慕生的酒量一般,平时都是喝个一两杯就好,此时已经开始昏昏欲睡,至于胡杨……


“浮生哥!我真的……真的特别佩服……你!”胡杨晃了晃头,一手抓住了罗浮生的手,然后转头看了看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程慕生,腾出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吓了程慕生一跳。


“嗯?!”被惊醒的程慕生用力眨了眨眼,清醒一点后,就看见小树苗崇拜的看着自己。


“还有慕生哥!你们……都太棒了!!从小就靠自己打拼!一个人!闯出现在一番事业!真的!我……我佩服你们!”胡杨有些语无伦次,然后松开了程慕生,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了罗浮生,低着头说:“但……还是最……最佩服……浮……生哥!”


胡杨说完,就把头转向程慕生,小声说了句:“慕生哥不要生气。”


“哈哈!”程慕生看胡杨那个小样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浮生哥……经历了那么多,还……成长的……这么好……这么自立……自强!出淤泥而不染!你是我的……偶像!”


罗浮生笑了摸了摸胡杨的头,说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呢,你也是孤儿,也是自己闯出来的啊!夸夸你自己!”


胡杨坐直了身子,严肃的摇了摇头:“我虽然也是孤儿,可是……我不是一个人,我……我有院长,有林涛,有婷婷,有好朋友……我在外面被欺负了,回去……还有个诉苦的地方……可是……你和慕生哥都没有,慕生哥说过,他当学徒的时候,也被欺负,都是靠自己打回去的,浮生哥就更不用说了,身边……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混蛋!”


听到胡杨这么说,罗浮生只稍稍感慨一下,便笑了出来。


是啊,曾经的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呢,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的罗浮生,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他,有爱人,有家人,有兄弟,有朋友。对于过去的种种,他已经不介意也不在乎了,那些对他来说,不再是他的伤口,而是他的一段回忆罢了。


“真的!”胡杨用力强调了一句,接着说:“但是!我胡杨也不是好欺负的,出来闯荡这么多年,无关紧要的委屈,我就咽了!回去跟朋友们唠叨几句发泄一下就过去了!社会嘛,有些委屈,就得受着!可是要真是欺负到我头上来,我也绝不退让!当初有个抄袭我作品的工作室,我直接就去找他们了!虽然维权的过程艰难,但是!最后还不是乖乖的下架图片,然后给我赔偿了!”


程慕生听着,欣慰的点了点头。


他们三个人,就属小树苗最人畜无害,仿佛谁都可以欺负一下,可是程慕生感觉得到,胡杨只是他们面前的小树苗,在外,怕也是一棵参天大树!


这个社会太残酷了,像他们三个这样无依无靠的身世,真的想闯出一番事业,哪有这么容易,胡杨轻描淡写的说句委屈已经咽下了,但谁又知道,咽的时候他有多疼呢?


程慕生知道,这棵小树苗,看似很好说话,但其实,骨子里也是有一股倔劲儿。


这也是他们三个相见恨晚的原因,因为他们真的很像,不仅仅是身世像,那股不服输的劲儿更像,曾经的他们一无所有,可是他们不认命,就算只有自己的坚强和傲骨,他们也要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程慕生也明白胡杨为什么说最佩服罗浮生,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罗浮生自小就没了母亲,与父亲和妹妹相依为命,结果父亲死在自己眼前,妹妹又走失不见。


这是罗浮生与他们最大的不同,他和胡杨从未和亲生父母相处过,自然不懂那份亲情的可贵,不懂家的温暖,所以也从未渴求过,情感上,最多的大概是遗憾吧!而罗浮生不一样,他是被生生夺走了这份亲情,他曾经有一个家,他体会过那份温暖,所以,家对他来说,一直是他最渴望的。


而他和胡杨虽然没有家人,可是他做学徒时有个真心疼他的师父,胡杨有个真心养他的院长,而罗浮生呢?只有一个……利用他的义父……


他真的不确定,如果他是罗浮生,他是不是会愿意以德报怨,甘心被利用?他觉得自己不会,如果是自己,大概不是离开,就是反抗吧……


所以,他也真的很佩服罗浮生,从小生存在这个这个环境里,还可以成长的这么好,心存善念,这样的人,大概,只有罗浮生了吧。


啪的一声,胡杨将杯子重重的摔到了桌子上,拉回了程慕生的思绪。


“我长这么大!就老大让我受了委屈!那时候,说也不能说,还找不到他,不能把委屈还给他!真心憋屈!”


“哦?”罗浮生来了兴致,他知道大哥和小树苗曾经因为情根的事分道扬镳,可他一直不知道小树苗当年为何被伤的那么深,虽然不该窥探大哥的隐私,可他真的很好奇原因。


“小树苗,大哥怎么委屈你了?”罗浮生开始套话。


胡杨此时醉意上头,脑子根本不清楚,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罗浮生一问,胡杨就想也不想的说了:


“我……我跟他表白,我才说完我喜欢他,问他怎么想的,你知道,他就干了什么吗?”


“干了什么?!”感觉重点来了,罗浮生眼睛都亮了,一旁的程慕生也不由自主的凑了过来。


“他就把我睡了!”


“……”


“?!!”


大哥……


厉害啊!!!!!!!


“还……还很彻底!我都不知道,两个男孩子,还……还可以那样!”胡杨的小脸红彤彤的,也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羞~


“我以为这是在一起的意思,结果呢?!第二天!他就跑了!!打电话不接!去找他也不见!”


“噗……”正在喝茶醒酒的程慕生听到这里,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大哥真是……一根筋到底了……


“……哈哈哈!”罗浮生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怪不得巍说他和大哥特别像呢,连这种解决方式都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嗯?”程慕生挑了挑眉头,说到:“讲讲。”


胡杨也凑过来竖起耳朵准备听


罗浮生摇了摇头,想着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就告诉他们了:“那个时候,我确定自己就是喜欢巍,也觉得他应该也喜欢我,所以我想在我生日的时候表白,要知道,从我爸走了之后,我就再没过过生日了。他答应了陪我过生日,我高兴坏了,包了餐厅,准备了烛光晚餐,还有鲜花,美酒,一段很正经的告白,我甚至……咳咳,家里卧室都收拾好了。”


“哦~”


“哦~”


大家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心照不宣的笑了


“咳咳,干嘛,都是男人,这种事,水到渠成嘛,反正,就在我过生日当天,他说不能陪我了,然后……他就走了,大哥回来了,之后的事,你们也就明白了,哎,真的,你们不会懂那种……一个人吃双人餐的感觉。”


“……”


“……”


听到这里,胡杨和程慕生都有些心疼罗浮生,可没想到,罗浮生却说了一句:“太撑了!!”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大家都明白,现在可以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曾经最难过,最绝望的事,是因为心里真的已经放下来,尤其在理解了另一半的苦衷和爱意之后,这些事对他们来说,就真的是件趣事了。


“所以,慕生,你呢?”罗浮生坏笑着看着程慕生:“尊也是从你那跑回来一次,怎么跑的,我和小树苗都说了,你可不能掖着藏着。”


程慕生点了点头,无奈说到:“我刚才就应该睡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我和猫崽子,那段时间……怎么说呢,我喜欢他,我也感觉的出来,他也喜欢我,可他像个孩子似的,我不确定他对我是哪种喜欢,所以,一直没有表白,但是猫崽子每天都会过来陪我喝两杯,聊聊天,这一来二去的,我就……没忍住,把他吃了”


“哦~”


“哦~”


“他真的很乖很诱人……能忍住的绝对不是男人……”程慕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着:“他也没拒绝,而且,就……反正,我就确定了,他对我,是情侣之间的喜欢。然后这猫崽子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又出现了,我就害怕了,赶紧表白了。”


“他拒绝了?!”罗浮生好事的问到


“他吓跑了?!”胡杨皱着眉头问到


“他同意了~”程慕生挑了挑眉头


“……”


“……”


罗浮生/胡杨【这不公平…………】


“然后他就突然要求我做他的执事,要我生生世世和他在一起”程慕生继续说到


罗浮生/胡杨【这个世界果然是不公平的!】


“你说,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我怕他根本不懂生生世世是什么意思,我怕他后悔,所以想着该怎么回应他的时候,他就哭了,我想看看他怎么了,结果,他就给了我一掌。”


“啊?”胡杨有些蒙了,罗浮生也不解的眨了眨眼。


“你们没听错,给了我一掌,然后他就跑了,我就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


“……”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人讲完了各自的经历,发现了沈家人的通病:跑


睡完就跑


撩完就跑


打完就跑


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所以我说啊,他们这一万年,是真的没谈过恋爱。”程慕生看着两人笑着说到,罗浮生接过了话茬:“嗯~初吻,初恋,初夜,都是真的,但理由应该不是什么清心寡欲,忙于政务。”


胡杨想了想,明白过来,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我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


“注孤生……”


“注孤生~~~”


“注孤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位大人一回来,就看见自家的执事在吧台上笑作一团,三人看了看彼此,一脸疑惑,殊不知,自己那点“难以启齿”的曾经,已经被三位执事倒了个干净


大人们,威严何在啊~


致歉—关于收回授权

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今天已经和糖苏沟通好,收回了《巍巍一笑百媚生》的授权

由于糖苏三次元的比较忙,所以更新频率有些不稳定,我考虑过后觉得还是希望这篇文可以有个稳定的频率,这样情感上的表达也会比较流畅,所以我今天很突兀的和糖苏说了,然后谢谢糖苏理解。

所以,糖苏带来的《巍巍一笑百媚生》就止步于20章啦,正好是甜甜的初吻对吧~(ps:所以不要去糖苏那里催更了哦)

然后我会另找小伙伴(正在沟通中)重新写《巍巍一笑百媚生》,沟通好了会再发出来。

还是要跟辛辛苦苦码字的糖苏和看文的小伙伴说句抱歉,由于我个人的决定,巍生要暂时和大家说再见。

最后,谢谢糖苏的辛苦码字~祝糖苏 @糖苏小窝 三次元和二次元都顺顺利利呀!